当前位置:首页 >> 散文 >> 内容
内容

盈盈一涧水

时间:2018-01-04   作者:天龙山 录入:天龙山  浏览量:626 下载 入选文集

     早年,江西大余县南安龙洲坝龙氏,分支迁徙东邻南康(区)界山坑,兴建祠堂叫龙屋,后以地形特征称呼上垅。族裔拓展涧谷立基,取名下垅。因垅字是非规范字,1984年改为垄。

山脉是大地的骨架,亘古亿年、层层叠叠的岩层中沉积着无数宝藏。特别是燕山运动中期,钨矿形成于中酸性岩浆岩中,属于高温热液矿床。江西赣南据五岭之要会,境内诸山和丘陵主要由中、古代的花岗岩和变质岩构成,地质构造极为发育,形成了世界上矿化强度高、矿床密度大的钨矿汇集区。尤其在赣南大余—崇义—上犹地区仅在7800km2范围内,就有180多个矿床()密集分布,几乎平均10km2内即有两处钨矿床,并呈现等距、近等距的分布。已探明钨矿储量150万吨,超国外钨储量总和(82万吨)近1倍,素称“世界钨都”。

下垄处赣南余崇犹山地,岩浆岩多为酸性花岗岩,富集石英脉型钨锡铜矿床,1918年始民工开采。1956年初,源自上犹的央企——崇义扬眉寺钨矿矿部迁至大余县下垄镇。为适应国家建设需求,加速铜金属生产,19595月,扬眉寺钨矿改名下垄铜矿。19629月,由于铜金属储量少,品位低等原因,全矿仍以产钨为主,下垄铜矿更名下垄钨矿。1956年父母随矿迁行,我11月出世乳名垄生。

山水相依,亘古不变。所谓山以水为血脉,故山得水而活,水以山为面,故水得山而媚。从上垄孕育出山的青溪,“水悬三尺,泻阶隅,落石渠,昏晓如练色,夜中如环佩琴筑声”。一溪贯群山,清浅萦九曲。蜿蜒层层梯田中间,径流下垄矿区集镇,年逝不停地奔向东南,涓涓细流入淼淼章江,融汇八境台下的千里赣江,坦荡无遗地北流而去…………

盈盈一涧水,趣途数十里。声喧乱石色静松,荻花芦叶惊飞鸿。它融入了天的蓝,山的青,树的绿,鸟的啾,是山野尘世间,一种自然率真的美,一种绿意跳动的景,无不令人欣喜动容。

童年住所,青溪绕舍,一湾清水“漾漾泛菱荇,澄澄映葭苇”。晨雾云开,朝霞似锦。女人们在这里洗衣洗菜,哗哗地溅起溪水,形成五颜六色的浪花,散落在银白色的水面。日暮斜阳,晚霞若金。鸟归群群落,牛背度溪人。晓童长竿一高悬,“嘎-嘎-嘎”, 伴随着一阵阵悠长的叫声,淙淙流淌的青溪里,一群群鹅鸭欢腾扑水上岸来。余晖中,禽群身披绚丽璀璨的光泽,摇摇摆摆、左顾右盼的班师回巢。此时,瓦舍间炊烟袅袅,鸡鸣犬吠人呐喊,宛如轻盈华丽流动的音符,尽情谱写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乐章。

在晴天的时候,涧滩是来往行人天然的休憩所在。河风动碧波,清浅见鱼乐。三五成群的孩童不怕酷暑,绾着裤腿翻弄石块,兴许,能捉到几只螃蟹;有的拿着捞箕,在深一点的水潭边,轻轻地推过去,一捞箕提起来,便能兜到活蹦乱跳的鱼虾。如果运气好,也许捞上石斑鱼。此鱼对水质要求特别高,离水即死。它肉质鲜美“无腥味”,目前市价每斤七八十元。胆大的孩子,把手伸进石洞摸黄鲶,冷不丁拉扯出条水蛇,尖叫声中甩得老远,心惊肉跳毛骨悚然。

圳头的石坝内,斟满碧清的溪水,形成天然的浴场。夏天,放了学或砍柴后,我们几个八九岁的小伙伴,便脱光衣服扎到水里折腾一番,“狗爬式”游泳,嘻哈打闹着。有一回,几个进山作田的妇娘子,看见我们的衣服丢在溪滩上,想把我们的衣服藏起来,刚要拿走时被我们发现了,我们几个便一窝蜂地跑上去,弓起脚掌把水扫向她们。不一会儿,她们一个个都成了落汤鸡,再也不敢招惹我们了……溪流潺潺,我们儿时的天堂。

特别可以记述的是那溪边的泉井。

泉水从花岗岩母体石缝间渗出,喷珠吐玉,汩汩在声,源源不断。经过花岗岩深层天然过滤,保留着自然状态的水质,冬暖夏凉入口甘甜。水,是生活的命脉。矿部迁居下垄,沿溪岸建起一排排青瓦白墙的住宅,用石块把流淌的泉围成长条型的井池。当家属区搬进第一户人家时,便开始饮用这里的泉水。

泉井在青溪旁,水深不过一米。井沿位置狭窄,汲水时可蹲一人,且用长柄竹瓢或木瓢,一瓢一瓢地把水从井中舀出,再倒入自己的桶内后担回家里。早晚挑水的人多,排成了一溜长队。我念初中时,挑起家里的木水桶,常去井里挑水。那时候,家住烂壁山下的“向阳大院”,距溪边泉井足有2华里路程。要担满水缸,得跑三四趟。两只水桶在稚嫩的肩头不停地、有节奏地起伏,水满满的,经不起震颤、颠簸,溢出来了,路上洒出两道湿湿的印痕,从井边一直延伸到家门口……泉水汩汩,流淌苦乐的年华。

1974年,下垄钨矿在上垄石埂脑修筑水池,封顶加盖,用大口径钢管引致下垄矿化验室山岗贮水池(容积300吨),并且铺设专用管路,在各生活区设立供水点。经过几年改造扩建,自来水供到各家各户,从此,告别了用水要靠肩挑的岁月。

现在,无论城镇还是乡村,普遍用上了自来水,一拧笼头,水就哗哗地流了出来,极其方便。但是,管子里流出的水经加工过滤,感觉有一股漂白粉的味道。由于天灾人祸的原因,时而发生水污染事故,老百姓对自来水质量不满意、不放心。近些年来,经常看到不少居民自备器皿,到山野郊外的泉水井取水。驾车骑摩,肩扛手提,熙熙攘攘,不遗余力,把“农夫山泉”请回家。

“天上介白云悠悠,南归介大雁啾啾,两岸介野菊花金黄。野果朝涯点头,远方介风景在招手,心中充满了期求,哪怕山挡石阻,涯也要向前方奔流……”景依旧,情依旧,盈盈一涧水,青溪沁我心。

作者简介:吴元龙,来自世界钨都发祥地之一江西大余县下垄钨矿,《下垄印象》诉说守望下垄六十年的心声和故事。QQ:498795058;微信号:www1956tls。

上一篇:童趣 下一篇:走出去
发表评论

分享本站
  • 月度作品榜
  • 年度作品榜
  • 作品排行榜
寒士 对 夜思 的评论
简而精彰显功底..
寒士 对 五律 煮雪 的评论
韵佳意美..
寒士 对  的评论
译文写得太美了绝胜诗词..
寒士 对  的评论
好律颔联工对全诗构思巧妙学习..
寒士 对 夕阳红 的评论
夕阳用得妙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