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> 小说 >> 内容
内容

川藏线上的中国解放军(五)

时间:2017-12-25   作者:桦林边缘 录入:桦林边缘  浏览量:600 下载 入选文集
    随后,杨连长和李副教导员来到了兵站医疗室,看到躺在床上的陈排长。
“陈排长。”进到房里,杨连长招呼道。
“杨连长,李副教导员,你们是今天到的吗?”背靠在床栏上的陈排长问。
“天黑到的。”
然后,杨连长问:“我们一到,就听说你们排险去了。”
李副教导员问:“现在怎么样?”
“已经全通了。”
“听说你腿受伤了。”
“哎,没有什么。”陈排长淡淡说,尽管他的腿还有些痛。
“是下了暴雨吗?”李副教导员非常关心地问。
“对。”
“你能跟我和杨连长讲一下吗?”李副教导员说。
“是这样的。”

……

前天晚上落了大雨。我知道一定会有山体滑坡。早晨起来,我改变了今天进行军事训练的计划,就对战士们说:
“同志们,昨天晚上落了大雨。拿上铁锹,跟我走。”
“是,排长。”战士们回答。
“今天就不训练了。走!”陈排长就拿上铁锹,带领战士们走出半新半旧的兵站,这是1954年川藏公路通车时修的。出了大门,就往西侧有两公里的怒江天险一一一盘山公路走去。这里有一段盘山公路。遇到这样的落雨天,更容易路烂,被塌方滑坡冲坏。
  然后,陈排长带着三排的战士们匆匆出营房,又走出由两解放军战士守卫的兵站大门,向大门口边的一条土公路,往有两公里山山相夹的盘山公路走去。
对于他们来说,通过这里向西藏而去的汽车也多,有时,基本上是一个车队通过那里,而那里也是经常出事翻车的地方。
陈排长带着战士们,在半小时不到,就到位于两山相夹、在一座高陡长长山顶下的倾斜的半山腰上,有一条如黄绳子在斜斜的山腰上盘卷了三圈的土黄色公路。
这时,陈排长带着战士们走上了两山中间的简易公路,再走七八多分钟,公路就斜高了。陈排长心里急就走快了。他侧回脸,对身后的战士说;
“同志们,走快点。”
“是,排长。”
走在他身边的战士杨有国说 :“排长,这样看来,盘山公路一定有事。”
“当然是。昨天晚上下了这大的大雨,一定有道路被堵。。”
“幸好不是暴雨。”
“是呀,路都会冲跨的。”
 陈排长又说:”我们要早点把障碍排除,可能会有车经过。”他心里还是急,他不知道盘山公路受损的情况,就想尽量让公路通车。
就回身喊道:
“快走呀,同志们!”
战士们和排长就走得更快。
陈排长沿着路里边些走 ,从他身边往上是一横片倾斜如长方形的半山坡,再往上是一长片高陡的褐青色山顶。而一条从山脚上来的盘山公路,如一条黄黄的草绳,上下盘卷在斜斜的半山腰上,直到从半山腰的西侧伸向前面的山崖公路去。
走到这条连路面勉强能过两车的往外略斜而细长的公路上,陈排长在看着在判断,十多分钟后,他看到:往上面的路已经滑坡,土石落到下面的公路上,弄得到处是成堆的土石。他再往上面一看“有以210多米的路只剩滑下去的圆路的褐土色的创面。看到这里,陈排长觉得分;两部分的战士来做这事,就停下,就身旁的王进副排长说”
“副排长,你带领一部分战士把下面的土石清除了,我带一些到上面的路进行修理。”陈排长说。
“好,排长。”杨副排长回答。
然后,有包括一班长在内的十三个战士直接往上面的公路爬上去。一上到上面,战士们就开始搬土石、平整路面的工作。显然,陈排长要亲自修路,尽管带有风险。
然后,战士们在陈排长的带领下,马上把路上面的土石搬开,有些把土往路边铲。
这时,陈排长看到一个老战士到前面,一块有半人多高的大石头旁。就喊道:
“杨成,林大为,你们几个过来。”
两个在一边铲土石的战士就放下手里铲子,问:“排长,你要我们干什么?”
“走,和老李一起把那块大石头搬开。”陈排长回答。
两人一看,在前面路中间的大石头。就较快走了过来和自己排长到大石头旁。
在推大石头时,成排长和几个战士都推不动,大家都犯难。这时,老战士李正林就一下走到大石头的后面,弯下背,把脸抵近石头下,伸出双手,就要推大石头。陈排长看见了,就几步走到老李的身旁,说:“老李,你走开。”
“为什么?”“这样危险。”
“危险也要做。”
“我是你们排长,就得我来。”陈排长坚定说。

上一篇:川藏线上的中国解放军(六) 下一篇:紫荷
发表评论

分享本站
  • 月度作品榜
  • 年度作品榜
  • 作品排行榜
寒士 对 夜思 的评论
简而精彰显功底..
寒士 对 五律 煮雪 的评论
韵佳意美..
寒士 对  的评论
译文写得太美了绝胜诗词..
寒士 对  的评论
好律颔联工对全诗构思巧妙学习..
寒士 对 夕阳红 的评论
夕阳用得妙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