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> 散文 >> 内容
内容

木笔花开

时间:2017-01-20   作者:木笔 录入:木笔  浏览量:665 下载 入选文集
    当年少的我们长大,驾着风,向远方飞去。待回头看时,那被我们渐渐遗忘的那些年轻轻在身后挥着手......
     越长大越孤独,小时候的我一直不相信———长大后会有好多朋友,懂得好多东西,又怎会孤独?然而,当我习惯一个人坐在窗台上看窗外,沉浸在想象的世界中一下午;当我习惯了静静的坐在阳光里写写画画;当我习惯了在夜晚开一盏小灯喃喃自语;当我习惯了在突然想到某个人或某件事而不经意间留下眼泪时,我才终于相信:我们终将独自长大,独自承受长大后的孤独。
     我爱回忆小时候。小时候,春天到了,花儿盛了,便采一大把,想捧着满天的星,放在木钵里,捣成泥,用小刷子沾上一点,涂在刚才摘下来,好带着露水的绿叶上,瞬间就成一幅初春的画。还爱和一把暖湿的你把,和一群小朋友们一起玩过家家——做蛋糕,对房子.....仿佛那年的那一刻就成了永远。
     常常想到下雨天,屋檐下接一个小铁桶,雨沿着瓦缝“当当‘’的滴入桶中,那是最美妙的音乐。将手伸出去,雨便打湿双手,沿着指缝细细流下,似乎连手指都变成了透明的。记忆里的下雨天总有些绵长。妈妈在厨房里忙碌这,熟悉的炊烟味也带着湿润的气息。这是,我和姐姐就在小套间里将所有的被子摊开,做一个谁付的闯入,躺在上面听窗外淅淅沥沥的小雨,说说笑笑。那时候。闹朗裁唇泄露滥兀
    最期盼的就是过年了,小时候的春节可不似现在冷冷清清,家家户户门口贴着红红的对联,记忆最清晰的是爸爸在上堂摆一地的红纸,帮各家各户写对联。墨盘里的墨汁黏黏稠稠,调皮的我总爱沾上一点,抹到姐姐脸上,被大人呵斥一声,嬉笑着跑出堂去,临出门,被妈妈捉。淮蟀烟枪ㄉ,到各家去叩头拜年,总能得到大把的惊喜,运气好时,还能得五角或一元钱,那是狗的我们那么容易满足,似乎总看不到愁,那时候还不知道,人生。拖衲窃铝烈幌,总要经历阴晴圆缺......
     六岁那年,清早起床,窗外一片迷蒙,雾霭霭的,身边不见妈妈的身影,试着喊了机身,进来的是表哥,替我穿好衣服,换了我一身,再抬头时,已满脸是泪。习惯的走到上堂,还一路疑惑院中为何站着这么多人,上堂依旧好多人,反正记忆力好多好多人,都低着头,小声地说着什么,从人群挤着走到前面,抬眼就看到太太静静的躺在炕上,我躲一下脚,很生气的喊:‘都出去呎,太太还没睡醒哎,别吵她。‘不知谁说了一句:‘’不是没醒,实在不会醒了,都死喽。‘’小小的我还未仔细想“死‘’为何意时,就被人抱出了门,不知为何,眼泪就下来了,触电似的,一发不可收拾。迷蒙中看到母亲就在不远处,穿着平素不常见的白衣服,便扑进她怀里嚎啕大哭,其实自己也不知道为何哭,只是脑海中突然闪过好多,我紧紧闭上眼睛,告诉自己,‘’不要乱想嘛,干嘛呢?‘’却有一种强烈到不能再强烈的感觉让我颤抖,那个小脚的最最爱我的慈霭的太太再也不会回来了。‘后来的事,都还记得,人们怎样题库,我怎样迷茫,.....再再后来,一觉醒来,似乎什么也未曾发生过只是身边,从此少了一个人,一个最最爱我的人。

      后来,我们一家举家搬迁到城市里,离开了大山,田野和我熟悉的家,向所有追求更好生活的人一样,努力融入这里,只是,偶尔,在遥远的梦里,会出现老屋和屋前一方向日葵,那是太太亲手栽种的。有一年回老家,却积压的发现,那上面突突如也,失效吧小马巴勒晓日亏,种了别的东西,那一天,我在梗上嚎啕大哭,像失了心,我知道,我与太太的最后一点联系,也没有了。此后的很多个夜里,出现在梦中的是太太站在向日葵前,痴痴的望着,突然,她回头,咧开嘴对着我笑,我才终于释然:她从未离开过我,她一直在我身边。随着年龄的增长,我不再调皮,变得收敛而淡漠,不会因为小小的快乐就哈哈大笑,也不再为小小的悲伤而伤心欲绝,我知道,那些跌跌撞撞的岁月,随着风,慢慢被吹散,我会遇到更多任何更多事。

  有时候,触碰到有些东西时,我会震惊,比如:人性。记得曾以为一件事儿对朋友说的一段话:面对这些,我们无力改变,因为,这是人性固有的缺陷,我们只能,也只有做的事是:坚守内心一方净土,人人群喧嚣,我有慷慨,如此而已。

     当有一年的新年将至,我想到很多,2017,这是新一年的感慨,比比花开见,我希望我会想我所说:去向做人群中最简淡的一个,坚守一方进图,暗访狂躁的心灵,一的一年,有新的生活,我,会继续前行。新年快乐。

上一篇:寻梦记 下一篇:眼泪
发表评论

分享本站
  • 月度作品榜
  • 年度作品榜
  • 作品排行榜
寒士 对 夜思 的评论
简而精彰显功底..
寒士 对 五律 煮雪 的评论
韵佳意美..
寒士 对  的评论
译文写得太美了绝胜诗词..
寒士 对  的评论
好律颔联工对全诗构思巧妙学习..
寒士 对 夕阳红 的评论
夕阳用得妙..